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诗意中的领导力

来源:本站 作者:匿名 发布:2017/1/4 修改:2017/1/4

隶属:博学思想库 点击:431

 
蛾的启示
唐·马奎斯
 
那晚我与飞蛾交谈。
它一心想撞破电灯泡,
焚身于那灯丝上。
 
我问:“你们何必如此?
因为蛾类惯例?
若这不是电灯泡,
而是一根没有灯罩的蜡烛,
 你现在已经是一小团灰烬了,
这是为什么?
莫非你们没脑子?”
 
“脑子当然有,”它答,
“但我们有时觉得腻了,
不想用它。 
我们受够了例行公事,
渴求美与刺激。 
火焰是美丽的,
我们也知道,
如果靠得太近就会被烧死。
 但那又有什么呢?
瞬间幸福,
然后在美的火光中燃烬,
强过无聊的长命。
 所以我们把整个生命填入一个小小火筒, 
然后将它燃点。
这就是生命意义之所在。
在一瞬间成为美的一部分,
然后消逝,
这好过永生而与美绝缘。
我们对待生命的心态便是,
坦然来去。
我们很像人类—— 
在他们受到太多文明教化,
不再懂得享受自己之前。”
 
 我还未及说服它放弃这种哲学,
 它就已经去了,
投身于刻着花纹的茄打火机的焰上。
 
我不同意它。
若问我,
我宁可只得一半的幸福,
而有两倍的长度。
但与此同时,
我还是希望有些东西,
 能让我像他渴望投身烈火一般地去向往。
 
唐·马奎斯(Don Marquis)的这首诗写得很好,很有激励性,能够反映出领导力的关键要素之一:通过定位来赢得信任
 
我们都乐于信任那些可以预测、位置已知、并且能够留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受到信任的领导者的做法就是让大家认识自己、亮明自己的位置。
 
对于下属,以身作则比苦口婆心更有效。不论是在行动上还是言语上,领导者都需要厘清过去的脉络、认清当下的现实、想清楚将往何处去, 从而更好地应对在追求理想的路上可能会出现的变数和动摇。
 
领导者是那些可靠、坚持不懈、不知疲惫的人。一些杰出人物为了自己所信仰的事业作出了持续的牺牲,甚至有时候还要面对死亡,就是因为他们选择了一个方向并且坚持留在风口浪尖上。最终,这种长期的奉献赢得了信任。
 
领导者都需要坚定性
 
领导者对待愿景就好像对待衣服一样,仔细挑选,从不离身。他们先是自己坚信自己的理想必能实现,然后带动其他人也相信如此。 他们的行为就是他们的理想活生生的体现。
 
 
里根总统:“坚持到底”
 
美国第40任总统里根是维护自我形象和坚持不懈的典范,他的名言“坚持到底”被一再证明是多么的正确。他曾一次又一次的因为矛盾和惨败而从睡梦中惊醒,却仍然坚持优雅地继续冒险旅程。他的团队中的多名成员曾因分歧发生口角,他却坚定依旧、岿然不动。
 
当海军陆战队在贝鲁特事件中遭受质疑时他所承担起的责任表现了他的英勇无畏,他对杰克逊牧师的恭喜则展现了良好的竞技精神,甚至他支持五角大楼在格林纳达开展舆论禁言以公开左右公众观点的行为也得到了广泛支持(当然不包括媒体界)。虽然不是他的所有行为都谈得上“正确”,但是里根明白;选择哪条路未必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在路上理智地坚守。
 
艾尔弗雷德·斯隆:坚持就是胜利
 
所有的领导工作都需要这种坚定性。艾尔弗雷德·斯隆就是这方面最佳的例子之一。当他来到通用汽车的时候,这家公司四分五裂,连一个既定的政策也没有。他写道:“1921 年初,我们的十种车型分成了七个系列,不合理性的程度可见一斑......这里一定要整顿整顿。”斯隆给了通用汽车一个市场定位,将它转变成一个优秀的企业,自己也赢得了很大的声誉。
 
当时他把通用汽车所有车型的价格归并成六个档位,并且推出了价格在600到900美元之间的低档车款。毫无疑问,斯隆把给通用汽车定一个适当的位置看作是自己作领导者最为重要的职责之一。他在不知不觉地遵循着“坚持就是胜利”这句中国格言。
 
如何赢得信任
 
我们要特别强调通过定位赢得信任是出于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关于组织完整性的。
 
如果一个组织很清楚自己是谁、要做什么, 那么我们就可以认定它一定有着健康的结构。这还是“选择并保持一个方向”的意思。组织完整性的概念就是如此。
 
然而实现组织的完整性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个问题的部分原因在于对组织中的“分结构”缺乏理解。哪怕是再小的组织,其中也是包含分结构的。我们总是以为组织是铁板一块,这种看法不仅是严重错误的,而且具有很大的危险性。
 
 
一个组织要实现完整性,它就必须具有一个自我认知,也就是说知道自己是谁、要做什么。
 
每一个组织中都包涵着以下四重组织理念,它们之间经常发生冲突,或者只是勉强维持着统一。
 
书面组织
 
组织领导人和团体所描绘的组织结构图所显示的那个组织。当然这个组织未必就是公开显示出来的,它所掩盖的事实并不比它揭示出来的事实少。
 
感知组织

人们实际感觉到的组织。有几次,我们请员工描画出在他们的心目中,组织是如何工作的。他们的看法与官方看法,也就是“书面组织”,往往相差十万八千里。
 
现存组织

通过系统的调查得出的组织情况,譬如一个试图 “客观看待”组织的顾问所想要得到的那一种。
 
所需组织
 
了解一个符合当前环境要求的组织应该是什么样的。
 
最理想的状况就是书面组织、感知组织、现存组织和所需组织能够尽可能地彼此接近,但这是不现实的。而如果这四种组织理念发生了冲突, 那么组织文化就会表现出自我认知的混淆,完整性也难以实现。
 
判断组织完整性的标准也大致相同,也就是说书面组织、感知组织、现存组织以及所需组织在层面上应该保持和谐,相互之间都有一定的认识,但这四种组织的理念并不需要完全一致。这四种类型都应该得到承认,并且容忍其间的不平衡所造成的压力。重要的在于承认对于混淆和冲突的高度注意。没有定位,这一点就无法实现。
 
定位如此重要的第二个原因仍然与“坚持到底”有关,即坚定性。
 
我们一直都在说,有效的领导力必须要勇于承担风险,要创新、挑战、改变组织文化的基本新陈代谢。这种形式的领导力需要像海曼·乔治·里科弗(Hyman George Rickouer)将军说的那样,“有勇气,有耐性”。在实践中这就意味着“坚持、坚持,再坚持”。
 
 
任何创新,或者说任何新想法,在一开始必然都是得不到接受的,哪怕是非常有道理的想法。如果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个创新,那么它就很难得到认真对待。创新需要经历抵制和反对才能真正成熟。
 
在开始的时候,任何新想法看起来都是很蠢、不现实或不可行的。经过反复的尝试、展示以及演练之后,创新才能得到接受,并被组织消化吸收。这需要坚持以及“有勇气,有耐性”。
 
就像伍迪·艾伦(Woody Allen)说过的:“80% 的成功是水到渠成的。” 对于懂得通过定位来形成信任的组织和组织领导者来说,情况似乎也是如此。